探访医学集中隔离点!他们安心住,他们勇敢在

探访医学集中隔离点!他们安心住,他们勇敢在

时间:2020-02-12 16:40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 ,作者陈斌娜

舟山晚报 亲民、主流、新锐,舟山新区都市生活主流信息传播者。 从成为集中隔离点的医护人员开始, 他们再没回过家; 抗击疫情工作启动后, 一名1997年出生的小伙至今未与家人“团聚”过; 从往年春节期间管理热闹集会, 转到今年安静的隔离点, 城管队员内心落差不是一般的大。 目前全市共有23个医学集中隔离点,定海区一家远离闹市的酒店也是其中一个医学集中隔离点,这里常驻有7名医护人员,每天还各有两名民警与城管队员。 穿白大卦的新任“酒店经理” 自从“入驻”后,身为医生的新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副主任徐海军,又多了个“酒店经理”的身份。 这栋楼里共入住67名隔离人员,其中有密切接触者,也有曾在疫区停留过的舟山新居民。从安全考虑,徐海军将他们的房间分类分层,按当事人意愿合理安排。 “酒店管理,对我们是最大考验。第一天接手时啥也不知道,只能电话咨询酒店经理,结果事后发现需要了解的东西太多了,没人指导只能自己摸索。”徐海军半开玩笑地说,这“酒店经理”不好当,各种琐碎工作以前想都没想到,更别说接触了。 刚到隔离点,只会当医生的徐海军,压根不知道怎么管理一家酒店,更不知道标准房、亲子房、阳光房等房型位置在哪?只能让大家一间间地记下来。此外,他还要协调联系这些人的吃饭问题。 说话间,一名快递小哥跑进酒店,徐海军当即叫住他,叫他把东西放前台登记。 纸箱阻挡 在向前台的护士登记时,因地上一排纸箱阻挡,快递小哥只能隔“盒”说话。这些盒子,其实是徐海军就地取材当“一米线”用的,就是为了让前台内外人员的相隔距离保持在1米以上的安全界线。 隔离人员的情绪安抚 当大家准备将快递、外卖送上楼时,一名戴口罩穿睡衣的妇女从电梯里出来。 徐海军见后立即阻止:“您有什么事吗?尽量不要下楼,有事可打电话联系我们。” 对医护人员来说,另一个考验就是隔离人员的情绪波动。时间一长,他们会以不同的方式,表达不耐烦、焦灼与忧虑。 两天前,正好是医生胡最凤的24小时大值班。胡最凤与徐海军是同事,1月29日到隔离点报到后,她和其他医护人员一样,一直留在隔离点。 那天夜里11时多,一名密切接触的隔离人员打电话到前台,说自己不舒服,感觉发烧了,全身发冷发热还发抖。胡最凤一听,立即上门对其做进一步检查。 “坦白说,当时自己上去时,心里也有点发怵,万一他真发病,我们也是担心的。”胡最凤笑道,最后检查结果是对方的情绪问题,因自身害怕担心而引起感官上病症。 经检查,对方身体无大碍,胡最凤却没马上离开。因为,她深知此时对方更需要别人的关心与陪护,即使面对面接触存在一定风险,对他们的心理干预这时候尤其重要。 “其实,当时有医生为他宣教疫情与疾控方面的知识并安慰,能有效缓解他们的恐慌与心理压力。”胡最凤坦言,住在这里随时有医生陪护,也让他们更有安全感,而且他们因情绪发火,或发牢骚,大家都能理解,会尽量安抚他们。 医护人员成了多面手 由于防护资源紧张,在这家酒店里,只有值班医生穿比其他人好一点的医用隔离防护服。为了不浪费防护服,他们一穿就是24小时,而且尽量不喝水,穿一次性尿不湿。 到昨天中午12时,来自普陀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生韩建儿,结束这一天一夜的大值班。“你看,韩医生穿的防护服袖口和裤腿都有磨损了,他也不愿换下来。”护士小邵忍不住上前拉起韩健儿的防护服说。 磨损的防护服 徐海军说,因为马上要换班了,所以韩医生还要坚持一会。一般来说,若无紧急问题,医护人员是尽量不与隔离人员做正面接触的。 这些医护人员,除了值班,他们的职责还有很多,包括楼层和客房的消毒等。不仅消毒,客房工作也是由他们完成的,包括打扫、铺床和整理床铺等。 医护人员完成客房工作 第一天刚上手时,胡最凤和另外3名医护人员个个忙得满头大汗,一直忙到深夜11点多才结束。 “现在,我们不仅是医护人员,还学会了酒店管理与服务,都是多面手了。”胡最凤半开玩笑地说,说不准工作结束时,大伙可以经营一家宾馆了。 隔离人员菜单有蔬菜大虾还有水果 在前台外的另一侧地上,放着几盒已冷却的早餐,有粥,有米饭,还有糕点。这是剩余的早餐,是因为一些隔离人员上午起床时间不定,所以有时会多出来一些。 到午饭时间,两大箱盒饭被抬进酒店大厅,屋内一下有了饭菜香。每盒盒饭有两层,上面放置水果,下面是饭菜,有蔬菜,还有大虾。 送饭是个体力活。新城城管分局的费勇和刘松华穿一套绿色医用手术隔离服,抬着盒饭上楼分发去了。发完午饭,两人一身汗,但不敢脱衣,只能继续闷着。 “24小时内,我们8小时轮班,无缝对接。以前,春节期间工作也挺忙,主要负责人群多而热闹地段的秩序维护。现在来这里比以往安静了好多。”费勇笑道。 下午1时多,一对老夫妻走到门口时被拦下。经询问,是为隔离中的女儿送吃的。考虑到安全,医护人员仔细确认对方和其家人的信息后,劝老人留下东西。 老伯略带情绪,大娘却能理解帮着劝解老伴。最终,他们放下东西离开,未与女儿正面接触。 经近一周的摸索,徐海军总结了一份“集中隔离点”工作十问十答,内容涉及如何送衣服、水果等东西给隔离点居住人员;是否可点外卖、送快递;是否可开空调、到外面散步;居住期间出现不舒服怎么办等相关问题,并一一作了详细解答。 “这也是为了更好地安抚隔离者的情绪,更好地服务他们,让他们住得安心。”徐海军说,关心他们,缓解他们的情绪在这里很重要。 民警许多和辅警陆光克主要负责维护隔离点的治安。此时,两人也是结束了上一个的一线值勤,休整后来到这个隔离点。 “风险永远在,但也已习惯。我们很多同事都一直在一线。”许多说,他妈妈在医院值守,同为警察的父亲也在一线,全家每天只有“团聚”在微信里。 结束采访时,徐海军说,帮我们合个影吧! 于是,明媚的阳光下,这群可爱的人一起对着镜头比心欢笑。 ▼ 往期精彩回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