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救同学重病的单亲妈妈 哈师大40余名学生夜市

为救同学重病的单亲妈妈 哈师大40余名学生夜市

时间:2020-02-12 16:41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  生活报6月16日讯 来自呼兰的男孩苏健欣,去年9月成为哈师大美术学院的大一学生。19岁的他意气风发,梦想着毕业后,用自己的才华让操劳半生的母亲过上好日子。然而,6月7日母亲宋立芬肾病发作几度昏迷,却无钱医治,让苏健欣的梦轰然倒塌。幸运的是,哈师大热情的师生们行动起来,走上街头为宋立芬筹款。一点点爱心,帮助苏健欣一点点拼凑起梦想的碎片。

  苏健欣说,母亲其实还有个心愿,万一哪天她不在了,就捐献遗体给需要的人,“她想用另一种方式,继续陪着我……”

   单亲妈妈一针一线“缝”出儿子的学费

  “我从小和妈妈相依为命,我的学费,其实是她一针一线缝出来的……”14日傍晚,生活报记者在哈医大一院5号楼6楼肾内科抢救室见到了苏健欣,命运的打击让这个大男孩看上去有些疲惫。

  苏健欣的母亲宋立芬今年43岁。小学二年级时,为了让儿子接受更好的教育,宋立芬带他从农村老家来到呼兰城区,靠做简单的针线活为生。懂事的苏健欣不仅刻苦学习,还总是帮着妈妈分担家务。六年前,灾祸忽然降临,宋立芬患上严重的肾病,花去十多万元,让原本贫困的家庭雪上加霜。

  从鬼门关回来的宋立芬,更加辛勤地工作着。宋立芬的同学赵英杰告诉记者,自从苏健欣上高中后,宋立芬几乎每天都忙到半夜一两点钟,大家都劝她,“别太拼,要不然把身体造坏了”,宋立芬却说,“只要孩子能有出息,苦点累点又算什么呢。”

  苏健欣说,上了大学后花费更高,他和妈妈一年到头都不舍得买水果吃,更别提吃肉。“为了让我吃饱穿暖买学习用品,妈妈还经常克扣自己的医药费,有病也不舍得吃药。”由于长期操劳、营养不良,6月7日晚间,宋立芬肾病综合症发作,陷入昏迷。

   夜市筹款1.2万元同学们把嗓子都喊哑了

  宋立芬起初被送往呼兰当地医院救治,因为病情严重转至哈医大一院。母子俩并没有什么积蓄,宋立芬的同学听说后给凑了一万多元钱,苏健欣在哈师大的同学师长和社会爱心人士也伸出了援手。

  哈师大爱萌社社长白昌龙告诉记者,最近几天,哈师大师生朋友圈都被救助苏健欣母亲的消息刷屏了,学校也组织了捐款活动。“大家都想尽力帮帮他们,只有妈妈在,才是一个家……”白昌龙说,从10日到14日,哈师大美术学院和音乐学院40多名学生组成志愿者团队,在学生公寓前和哈师大夜市设立捐款箱。“为了筹款,很多同学站一两个小时不喝一口水,很多女生嗓子都喊哑了。”

  武迪是苏健欣所在班级的团支书。她告诉记者,上周日夜间,她和十余个同学来到师大夜市,从晚上五点喊到六点多,后来有同学送来麦克风,又喊了三个小时,回到宿舍嗓子疼得说不出话来。几天下来,同学们为苏健欣母亲筹款1.2万元。

  据统计,从宋立芬患病至今,已收到8万余元爱心捐款。

   “妈妈想捐出遗体换一种方式陪着你”

  据宋立芬的主治医生介绍,目前宋立芬患慢性肾衰竭、尿毒症,如果后续治疗跟得上或者能等到合适的肾源进行换肾手术,情况将更加乐观。

  苏健欣说,其实母亲有一个心愿,就是签订遗体捐献协议。“六年前妈妈生了那场大病,病情好转时,她就有了这个打算。”当时是初二学生的苏健欣明确反对,“入土为安,您要捐献遗体,我不同意。”而母亲告诉苏健欣,她生病时得到了许多好心人的帮助,她无以为报,只希望死后捐献遗体,帮助有需要的人,能帮一个是一个,“妈妈也希望通过另外一种方式活着,远远地陪着你……”

  六年后,母亲的话语再次回荡耳边,这一次,苏健欣明白了她的良苦用心。

  15日,宋立芬经过治疗,从昏迷中醒来,她的状态好了许多,做了透析,又和红十字会签订了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表,无偿捐献全部器官。

  苏健欣清楚地知道,当有一天这份登记表用上了,就意味着母亲实现了心愿,而他将永远失去一份最宝贵的爱。悲欢交织下,19岁的少年低下头沉默许久、又仰起头,他是怕眼泪掉下来……

  “妈妈,别哭。”

责任编辑:王辉